11/02/2006

阿根廷探戈發展歷史的重要分界(三)

1940-1955年:探戈的復興

  探戈復興於1930年代晚期,當時工人階級在政治上再度獲得一定程度的自由。在舞蹈大廳裡,群眾在典禮上慶祝其社會地位的提升。探戈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新的媒體,例如電影、廣播與唱片,都讓它更加受歡迎。如此一來也為傑出的樂隊領導人開啟了新的發展途徑,他們包括了Fresedo, De Caro, D'Arienzo, Di Sarli, Pugliese等。接著也出現了新一代的音樂家,其中以Anibal Troilo最具開創性。
  同時也發生了重大的社會轉變,因而使得探戈的主題有了新的發展,讓探戈脫離原本的環境—貧民區。新的作詞家擁有多種不同的背景,他們具有大學程度的才智,例如Catulo Castillo,甚至具有教師身分,如Homero Exposito與Homero Manzi。郊區市街的方言Lunfardo也不再使用,新的作詞者以更強的風格與文學目的而寫作。
  當孕育探戈的貧民區消失,布宜諾斯-艾利斯又有了神話般空間的新主題。探戈成了老一輩的人回想那個年輕時代生活過如今卻已經不存在的城鎮的共同記憶。   在1940年代,探戈歌手喚醒人們對過去的情感,如今探戈純粹只是鄉愁。
  「他們年輕歲月的貧民區似乎與探戈的基本元素及特性相關連,但這只是作詞家部份的回憶,並非現實。」(Matamoro說道)
  這時,新浪潮的音樂家已經發展出個人風格的「現代派」音樂,主要有兩大源流:Salgan與Piazzolla。Salgan用近了一切來裝點探戈音樂,包括了拉威爾(Ravel,印象派作曲家)、爵士樂、森巴舞(Samba),以及巴西的米隆加舞(Milonga)。而此時Piazzolla正在Anibal Troilo的樂團中演奏。
  「Puglises是探戈中的『貝西伯爵』(Count Basie),而Horacio Salgan則是『艾靈頓公爵』(Duke Ellington)」(Claude Fleouter如此表示)
  1946年裴隆夫人(Eva Peron)取得政權,她提倡通俗文化,特別偏愛探戈。因此就在這幾十年的時間裡探戈的創造力又達到巔峰。1952年隨著裴隆夫人逝世,探戈不再是聚光燈的焦點,只得退居角落。
  外國(主要是美國)文化的再度入侵阿根廷。不像探戈一樣貼身,而以手臂的距離而舞的搖滾樂成為新的流行風潮。探戈只能存活在少有人光臨的狹小空間中。
  1960年代初期年輕的一輩重新發掘傳統的音樂形式,復興了Portena音樂(與探戈近似的音樂),並且吸引了少數一些人追隨Piazzolla以及Rovira等人的前衛實驗。

(全文譯自Tango Argentino CD專集,Altantic 7567-816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