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2009

村上春樹 1Q84 首讀會


  隨意地報名了11/12村上春樹新書「1Q84」的首讀會,只有三十個名額,結果意外被選上。其實還蠻期待的這場首讀會,怕來不及出席,還特意地請了兩個鐘頭的年假。不過到了現場才知道,其實只是一個新書發表的記者會,而這三十個人只是去充當人頭而已。
  首讀會在公館的「海邊的卡夫卡」舉行,這個店名也是來自村上的小說。由於首讀會並沒有提供餐點,只有一幾個小點心與飲料,所以晚餐只好先行在外頭解決,因此不知這裡的餐點如何,但它所提供咖啡確實好喝。
  每個參加首讀會的人都要繳交600元入場費,可以獲得村上春樹這套原本700元的新書。實際上這套書共有三冊,目前只出版兩冊,明年第三冊才會上市。故事講述發生在1984年的故事,亞洲週刊報導:「日本將向何處去?大和民族歸宿在哪裏?人類將有怎樣的未來?人的個體又將走向何方?這是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在春夏之交在東瀛提出的令人訝異的灼熱思考。」 由於日文9發音與Q一樣,所以書名才會取為1Q84。
  關於內容,因為自己還沒讀完,所以無從評論,或是說明,不過亞洲週刊的「毛峰:村上春樹1Q84向1984及魯迅致敬」一文,倒是值得一讀。
  不過我對村上的理解或是喜愛,受限於個人資質,實在無法有太多的體會,或闡述其隱藏於背後的深沈意義。首讀會上,還有來賓表示村上春樹改變了他的生活。然而對我來說,村上的小說所帶給我的純粹只是閱讀上的樂趣:他作品中所建構的冷酷異境是我所喜愛的;引領我脫離了現實,進入了一個異想的世界。

  「1Q84」的新書發表記者會還找來了歌手林宥嘉來代言,除了唸一段文章,還唱了一首他臨時惡補村上作品之後的感受的歌曲。雖然他的出現可以達到宣傳與造勢的效果,但對於喜愛村上春樹的我,覺得實在很不恰當,歌手本人承認他對村上春樹並不了解,也沒有特別喜歡,對村上的作品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而我則更希望聽到出版社對出版這套書的相關訊息,或是譯者的甘苦談,而不是歌手無關緊要的心得。

  參加這次發表會,最開心的事,莫過於見到了長久一來一直努力翻譯村上春樹作品的譯者賴明珠女士。二十多年前她是第一位引介村上的作品給台灣讀者的人,而我讀村上的作品也已經十多年了。據說她是海外翻譯村上春樹作品的第一個人,多年來村上春樹的作品在繁體中文地區大受歡迎,她算是最重要的推手,也因此這次出版社才能夠以十分合理的價格取得繁體中文版的翻譯版權。出版社的人員表示,由於中國大陸與韓國都是最近幾年才開始推薦村上的作品,因此簡體中文&韓文的翻譯版權費就堪稱天價。
  對我而言,賴明珠女士的翻譯沒有誇張的文詞,也沒有語言轉換的窒礙,儘管我無法閱讀日文原作,無從比較中文與日文的差異,但賴女士的翻譯卻讓人能夠十分流暢地閱讀,彷彿春上的作品原本就是以中文書寫。
  

  1984年,村上的第一本書「聽風的歌」出版,1988年被賴明珠小姐翻譯成中文,而我買「聽風的歌」的時候已經好幾刷之後的1992年了。1984年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節錄了幾個對我比較有意義的重要事件:

4月22日——安塞爾.亞當斯(Ansel Adams),美國攝影師逝世(生於1902年) ,他所拍攝的一系列美國國家公園優勝美地(Yosemite National Park)的黑白照片,一直是我所喜愛的。

6月25日——傅柯(Michel Foucault, 1926 - 1984),法國哲學家逝世。

11月12日——中華民國台灣進行掃除流氓的「一清專案」。1Q84的新書發表會選在「一清專案」的 同一天,是巧合嗎?當然是的!

12月19日——中英兩國政府共同在北京簽署關係到香港未來的《中英聯合聲明》。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也是在這年被提出來。

  同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由莫札特的傳記電影- 阿瑪迪斯(Amadeus)獲獎,而影響政治語言的口號:「牛肉在哪裡」,則是出自1984年溫蒂漢堡電視的廣告詞。

  1984年,我在做什麼呢?那一年我剛上大學,對於這個世界還懵懵懂懂,對自己也同樣一無所知...........


Posted by Pic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