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2006

遺骸的剩餘價值














  在墾丁的白沙灘上撿到了一隻早已經乾死的螃蟹,一切形體都還完好,只是生命跡象早已終結。利用它的遺骸,擺設了幾個場景與姿勢,為它還來不及發光的生命,做最後的一點利用。
  在自然環境中,螃蟹不可能會爬到可樂瓶上。我想瓶子太滑,它應該爬不上去的。
  若是以人的立場,我似乎褻瀆了屍體,但是我想螃蟹應該不會介意的。我只是為它拍了幾張照片,讓它最後的遺容能夠被世人瞧見。
  也許等我死後,可以將屍體提供給人拍照,讓我的屍體能夠物盡其用。不過希望那位善心人士能夠拍得好看些,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