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2006

帕華洛帝 - 被上帝親吻過的嗓子

帕華洛帝Luciano Pavarotti1935 - )

◎黃哲嶔 2005 牛耳MNA Performance 雜誌

■藝術&成就
  帕華洛帝無疑是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音樂家,他將世上最好的歌喉完全投注於演唱,讓廣大的群眾得以欣賞到聲樂藝術的極至。2002年5月10日的紐約時報評論:「帕華洛帝的嗓音在歌劇界是獨一無二的,溫暖之中略帶男中音式暗淡的風格,讓人一聽便能辨識,決不會認錯。這使他光芒四射的高音域顯得不可思議。……他能將其聲音中的抒情性和戲劇性融合在一起,前一句還是優雅的美聲唱法,後一句低沉強勁的唱腔也許就能將人震暈。」富於光澤、甜美的美聲唱法使他成為最具知名度而又最受歡迎的演唱家。
  紐約時報又表示:「帕華洛帝的演唱還有一個不太為人所知的特點,他能將義大利語中圓潤的母音和急發的子音同他的發聲很好地結合在一起。這不僅僅是歌詞寫得好的緣故,義大利的聲樂傳統就是如此。帕華洛帝是這種演唱傳統最好的、也可能是最後一個傳人。」
  歷來帕華洛帝所獲得的稱號不少,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首推:「被上帝親吻過的嗓子」與「高音C歌王」。這樣的稱號是對任何一位男高音來說都是最好的讚譽,而古今最足以承受如此稱號的唯一歌唱家便只有帕華洛帝一人。此外,用「黃金美聲」來形容帕華洛帝的歌聲,也是恰如其分的,因為他的歌聲具如黃金般的燦爛光澤,當唱起義大利民謠「我的太陽」('O Sole Mio),更讓人有沐浴在地中海金黃陽光下的幻覺。
  在歌唱藝術裡擁有歌喉或是外貌並不是最重要,具有讓音樂點石成金的能力才重要;許多人都會唱歌劇,但是能夠唱出令人感動的歌聲卻不多。他的音樂中就充滿了敏銳的音樂直覺、極優秀的聽覺和與生俱來的親切感。或許這跟帕華洛帝豐富的人生經驗有關:曾於小學任教,做過保險業務員,也曾打過足球。主演過一部商業電影,出版過通俗音樂專輯,而他更與眾多流行巨星合作演出過,創下與最多流行歌手合作的紀錄,堪稱古今一絕。曾接受許多國家頒贈的榮譽獎項,1998年更被聯合國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指派為聯合國的和平特使。
  在不平凡的演唱生涯裡,帕華洛帝曾與許多偉大的指揮以及無數歌劇巨星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歌劇舞臺上合作過,其中包括: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米蘭史卡拉歌劇院、倫敦皇家歌劇院、布宜諾斯.艾利斯柯隆劇院、巴黎歌劇院,以及舊金山、芝加哥、羅馬、佛羅倫斯等地的歌劇院。

■傳言&毀謗
  儘管也有些對歌王帕華洛帝的惡評,例如他的前任經紀人布萊斯林曾於2004年出版自傳,書中對帕華洛帝的描述卻是「自私自大」,大概只有他的腰圍能比擬。布萊斯林在這本名為「國王與我」(The King and I)的自傳中,以他與帕華洛帝長達35年的合作關係為重點。書中描寫他看著帕華洛帝一躍成為當代最偉大的男高音,接著墮落到被寵壞與易怒境地的歷程。自傳的副標題「帕華洛帝藉經紀人、朋友與敵人之手成名的故事」,道盡了他們之間的情仇。
  而樂界又盛傳:「帕華洛帝不識樂譜!」報導表示,有人發現帕華洛帝演唱時,譜上只是一些備忘的記號。謠言傳播者藉此揶揄歌王其實是個「不懂音樂」的老粗。這位「高音C歌王」透露,他是依靠他的耳朵和他自己的符號替代音符系統來學習歌曲的,常常要依靠指導和指揮的幫助才有辦法演唱。
  無論是前經紀人所透露的「事實」,或是識譜能力之傳言,都無損帕華洛帝的歌王地位。因為,他即將於今年(2005)自舞臺上正式引退,而他離開舞臺前,其在歷史上的成就早有定論。

■成長&經歷
  1935年10月12日出生於義大利北部的蒙地那(Modena),父母亦居住於此。父親不但是職業的烤麵包師,也是當地歌劇院合唱團的男高音。父親常常在留聲機上放卡羅素(Enrico Caruso, 1873-1921)、馬提內里(Giovanni Martinelli, 1885-1969)、許巴(Tito Schipa 1889-1965)、紀禮(Beniamino Gigli 1890-1957)等偉大男高音的唱片。在帕華洛帝19歲時,他決定認真地從事歌唱事業。父親對他有些不放心,讓他同時保留一份穩定的工作。就這樣,在其後的兩年裏一直擔任某個小學教師的助教,但他並不喜歡這樣。每天他都跟隨職業男高音波拉(Arrigo Pola)學習發聲,星期天也幾乎不例外。波拉發現這個年輕人的潛力,為他免費授課。波拉集中精力教授如何將語言和發聲結合在一起。在跟波拉學了將近三年之後,帕華洛帝又繼續隨坎波加里亞尼(Ettore Campogalliani)學習了四年。
  在與蒙地那合唱團參加於威爾斯(Wales)舉行的Llangollen國際合唱比賽獲得第一名之後,引燃了帕華洛帝的音樂雄心,並決定以演唱為一生的事業,而且絕不回頭。特瓦音樂院畢業後,於1961年,贏得了康柯索(Concorso)國際大賽首獎,也獲得同年4月29日雷吉歐.耶米利亞城(Reggio Emilia)所舉辦的歌唱比賽獲得第一名,因而獲得在雷吉歐.耶米利亞劇院首度演唱魯道夫(Rodolfo,歌劇「波西米亞人」的男主角)的機會。這次演出令義大利歌劇界印象深刻,並因而獲得義大利各地的演唱邀約。同年,在貝爾格雷德(Belgrade)演出「茶花女」,開始受到國際間的注意。之後又被米蘭史卡拉歌劇院聘為歌手,自此便展開輝煌的歌劇演唱生涯。某次他應邀在電視中接受訪問,主持人問他:「為何會有如此美妙的歌喉?」只見帕華洛帝微笑著說:「因為上帝將我親吻過了!」從此「被上帝親吻過的嗓子」之稱號便跟著他一起征服全世界。
  1965年受女高音蘇莎蘭的提攜,知名度大為提升。當年2月,帕華洛帝在邁阿密歌劇院舉行美國首演,與蘇莎蘭一起演出「拉摩默的露西亞」,此後維持了數十年的合作關係。該年稍晚,他們還一起前往澳洲旅行演出。就在前往雪梨之前,帕華洛帝在米蘭的史卡拉歌劇院首演,飾唱魯道夫,該角並成為他往後最具代表性的角色之一。為慶祝托斯卡尼尼誕生百週年,他也曾在史卡拉劇院演出威爾第的「安魂曲」。
  1966年帕華洛帝和蘇莎蘭在柯芬園歌劇院演出董尼才第的「聯隊之花」前,指揮波寧建議他不移調唱完含有九個高音C的詠嘆調「啊!朋友們,這是慶典的日子」。心懷恐懼的帕華洛帝儘管內心恐懼,但依舊勉強答應演唱,結果竟然輕鬆地將那九個高音C一一完美唱出,當那首詠嘆調的最後一個音符消失後,樂團團員們全體起立瘋狂鼓掌,自此便獲得了「高音C歌王」的美譽。
  帕華洛帝演唱生涯的另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是於1967年與英國笛卡唱片公司(DECCA)簽訂專屬合約,這一個破記錄的合作關係已經維持了將近40年。
  1968年帕華洛帝首次在紐約的大都會歌劇院演出,飾唱魯道夫一角。1972年2月17日他在大都會歌劇院輕鬆地唱出了董尼才第的歌劇「聯隊之花」結尾的九個高音C,因而贏得全場驚爆的喝采聲,從此所謂的帕華洛帝狂熱(或稱帕華洛帝現象)正式引爆。
  1973年,帕華洛帝在美國密蘇裏州的自由城舉辦了第一場個人演唱會,開拓了演唱生涯的新里程碑,從此,便以個人演唱會作為他表演的主要項目。
  帕華洛帝之所以廣受歌迷的喜愛,除了精湛的歌藝外,更在於其具有的創意與冒險性,他不僅出了一本自己的小傳「不同凡響」,1982年也拍了一部名為"Yes, Giorgio"的商業電影,他更是第一位製作電視節目的歌劇演唱家。1986年夏天,帕華洛帝受邀至中國大陸做一系列的表演,造成了史無前例的轟動,而做了一系列的表演,而名導演薩吉(Dewitt Sage)根據他的行程拍攝了一部「遙遠的和聲:帕華洛帝在中國」(Distant Harmony: Pavarotti in China) 的記錄片。

■戶外演唱
  帕華洛帝在戶外的大型演唱會一向相當著名,不但持續吸引無數破記錄的聽眾,也讓他的威名傳揚至歐洲、美洲以及遠東、澳洲、中東和南美洲。這些演唱會的場所包括紐約的麥迪遜廣場花園(Madison Square Garden)、倫敦的溫布理運動場(Wembley Stadium)、柏林與巴塞隆納的奧林匹克運動場(Olympic Stadium)、好萊塢的碗型劇場(Hollywood Bowl)、法國的羅馬安菲劇場(Roman Amphitheatre)。
  1991年在倫敦海德公園(Hyde Park)為了欣賞帕華洛帝的絕妙歌聲,傾盆大雨也澆不息20萬聽眾興奮的心,威爾斯王子與王妃戴安娜亦參與盛會。1993年6月,他在紐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為現場超過50萬的群眾演唱,另外還有百萬以上歐洲與美國的樂迷透過電視轉播欣賞到這場精采的演唱會。接下來的一年,在巴黎艾菲爾鐵塔(Tour Eiffel)前的演唱會,也聚集了超過30萬的群眾。
  另外還有1990、1994、1998年,全球轟動的世界盃足球賽決賽前的音樂會,更是萬人空巷的音樂盛事。而近年他為慈善募款所舉行的多場「帕華洛帝與流行群星」更是樂壇美談。1998年,帕華洛帝的的演出活動包括了歌劇、獨唱以及在巴西、畢爾包、芝加哥、瓦倫西亞、蘇黎世、里昂、洛杉磯、蒙地那以及巴黎等地的大型戶外演出。
  帕華洛帝首度與卡列拉斯、多明哥首度合作是1990年在世界盃足球賽決賽前夕,於羅馬卡拉卡拉露天浴場(Baths of Caracalla)的演出,這次的盛會已經成為經典,而這場音樂會的錄音也成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古典專集。1994年三大男高音在洛杉磯道奇球場(Dodger Stadium)再次為世界盃足球賽的決賽獻唱,這場演出更成為有史以來欣賞人數最多的音樂盛會。由於人們對三大男高音的喜愛,才有他們近年的世界巡迴演出,並且在1998年的世界盃足球賽決賽前兩天,於巴黎重逢。

■提攜後進
  帕華洛帝為了提攜青年歌唱家,在費城創辦了國際聲樂大賽,因而幫助了許多有才華的藝術家。當年,為了慶祝演唱生涯25週年,帕華洛帝邀請了獲勝者到義大利共襄盛舉演出歌劇「波西米亞人」,也由此他有機會訪問中國大陸,並在北京與年輕的歌者同台演出。在這次訪問的最後,帕華洛帝為一萬名聽眾舉辦了北京人民大會堂有史以來的第一場音樂會。「遙遠的和聲」(Distant Harmony)一書記錄了這次歷史性的訪問演出。
  目前當紅的男高音阿藍尼亞的演唱事業就是從贏得1988年帕華洛帝國際歌唱比賽後開始的。
  而盲人歌手波伽利更因為有帕華洛帝的推薦而揚名。1992年,義大利搖滾歌星蘇克洛(Zucchero),與愛爾蘭的搖滾樂團U2的團員波諾(Bono),合寫一首《求主垂憐曲》(Miserere)。蘇克洛為了邀請帕華洛帝與他共同錄音,因此找來了當時還在酒店演唱的波伽利與蘇克洛共同錄製試聽帶給帕華洛帝。
  為了使演唱效果達到極致,蘇克洛用沙啞嗓音與聲樂家音色形成對比。結果帕華洛帝聽了試聽帶以後,表示:「這是位了不起的男高音。」接著說服兩人,用安德烈‧波伽利會比用他自己來的更恰當。帕華洛帝說:「謝謝你寫了這首美妙的歌曲,然而你不用找我唱這曲子,讓安德烈‧波伽利同你唱《求主垂憐曲》,因為沒有人比他更好。」

■唱片長紅
  帕華洛帝的唱片銷售總是持續長紅。他在舞臺上演出的角色,幾乎都留有錄音,這些劇目包括:波西米亞人、清教徒、夢遊女、聯隊之花、拉摩默的露西亞、瑪麗亞.史都雅達、威廉.泰爾、梅菲斯托、友人弗利茲、諾瑪、曼儂.雷斯考、倫巴底人、茶花女、遊唱詩人、鄉間騎士、奧泰羅、愛情靈藥、艾拉妮、安德列.謝尼耶以及唐.卡羅等。他也曾灌錄過威爾第的「安魂曲」、羅西尼的「聖母悼歌」,以及許多的獨唱專集,其中包括演唱會、詠嘆調精華、拿波里與義大利歌曲,以及暢銷聖誕專集「平安夜」(O Holy Night)等。帕華洛帝的錄音專集不僅經常出現在世界各地的古典音樂排行榜上,也出現在流行音樂榜上。他的《帕華洛帝精華名作》(Essential Pavarotti)便是第一張榮登英國流行榜第一名的古典專集,並且持續了五週之久。自從1990年的世界盃足球賽演唱會之後,「無人能睡」(Nessun Dorma,舊譯「公主徹夜未眠」)一曲已經成為帕華洛帝個人與世界盃足球賽的招牌曲了。2003年,他計畫退休之前出版了第一張通俗音樂專輯「寵愛」(Ti Adoro, Decca 470 635-2)。

■「帕華洛帝與流行群星」演唱會
  帕華洛帝酷愛汽車和馬。他說:「我喜歡汽車,因為它能使我笨重的身體變得靈活。我發生過多次車禍,其中有一次是在前南斯拉夫境內的一個山洞中,我魯莽地超車,結果迎頭撞上了一輛卡車。幸虧事發前我剛剛繫上安全帶,否則當時就沒命了。至於輕微的交通事故,我都記不得有多少次了,但這些都沒有嚇到我。與別人一起旅行時,我從不讓他們開車。對我來說,發動引擎的轟鳴聲是ㄧ種音樂。」而帕華洛第也是公認世界級馬術專家,他每年都會在家鄉蒙地那由他成立的馬術中心裡的賽馬場,舉辦世界著名的障礙跨越賽——帕華洛帝杯國際賽。
  在年度馬術比賽的前夕,帕華洛帝,都會集合來自古典音樂與通俗音樂界的兩路人馬,一起於蒙地納舉辦「帕華洛帝與流行群星」(Pavarotti & Friends)慈善演唱會,並且發行專集錄音與錄影帶及影碟,已經籌募到數百萬美元的善款。
  自1992年,每一場「帕華洛帝與流行群星」演唱會都創造了夢幻般的巨星陣容,不僅年年造成話題,其所產生的高票房與高口碑更直接嘉惠了在世界各地的兒童與需要幫助的人!包括了1992年「地中海型貧血醫療費籌募慈善義演」、1994年「帕華洛帝與布萊恩亞當斯慈善義演」、1995年「戰火下之波士尼亞兒童而唱慈善義演」、1996年「國際救援組織「戰火孤雛」(War Child)募款慈善義演」、1998年「為賴比瑞亞兒童而唱慈善義演」、1999年「為瓜地馬拉與科索沃兒童而唱慈善義演」、2000年「為柬埔寨與西藏的小朋友而唱慈善義演」。
  帕華洛帝曾表示:「舉辦義演會帶給我的無限喜悅從未停止過,尤其是還有這麼多傑出藝人,為了幫助兒童追求更好的生活,慷慨而熱情的奉獻時間與才華!」

■退休演唱會
  早年帕華洛帝曾堅定的說:「等我感到自己不再處於最佳狀態時,我將立即隱退。」他微笑著說:「當然,冷靜思考的話我還是那個看法。一個大歌唱家如果不能保證提供無懈可擊的表演,那就根本不應該做公開演出。」如今也即將正式從舞臺上退出,他的官方說法是因為「健康、體重問題及背部等毛病」,帕華洛帝說:「雖然也可能會有奇蹟發生在我身上,但是每一個歌手,都會有退休的一天。」2004年帕華洛帝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進行歌劇告別演出時表示:「如果生命可以重新來過,我不會讓自己的體重這麼重。」帕華洛帝說1998年他在大都會演出,「那時已有計劃地減了四十公斤,自己覺得那時的聲音比較好。」對於舞臺事業帕華洛帝一直有非常深的情感,他表示過去十年的演出的確已無法到達「巔峰」,而過重的身軀和無法承受的膝蓋,也使他的演出倍受影響。
  2004年3月13日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演唱最後一場歌劇《托斯卡》後,正式下臺一鞠躬,現場4000樂迷意猶未盡,足足鼓掌11分鐘,帕華洛帝單獨出來謝幕4次。帕華洛帝對大都會堪稱情有獨鍾,這場演唱是他在此的第379場演出、共唱過20個角色,遠遠勝過他在任何歌劇院的演出。

■絕唱
  向來帕華洛帝總是給人親切熱情、豪情萬丈的印象;左手高揮一條白色手帕向觀眾致意,但只要樂聲響起,他的神情便轉為嚴肅,將全副精神投入所唱的歌曲中。在台上演唱時他絕不謙卑,但是在台下他總是謙遜的,甚是還帶有一點淘氣。40多年的演唱生涯,帕華洛帝以他的聲音創造了多項奇蹟,一方面顯示了他為歌劇努力付出及將音樂推廣給一般大眾的事實,也印證了他是上個世紀(二十世紀)與本世紀(二十一世紀)最受歡迎和最具代表性的男高音。
  近年來,帕華洛帝因為體重的關係,倍受膝部和髖部手術的困擾,這些都極大地削弱了他的精力,並妨礙了他的舞台演出。儘管近年來有人批評帕華洛帝的歌聲大不如前,批評者可能不知:人的身體每天都在老化,歌喉也同時每天都在老化,一位成功的歌唱家便是要用技巧去嘗試用一件退化的樂器去演唱,而且應付自如,而帕華洛帝正具有如此的能力。
  儘管總會有新的演唱家為二十一世紀重新創造歌劇,但是可以肯定的二十世紀的歌劇世界是屬於帕華洛帝的。因為具有「被上帝親吻過的嗓子」的他便是歌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