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2006

金釦子的傳奇 - 評1997年六月二十八日齊瑪曼鋼琴獨奏會

金釦子的傳奇
記一場成功的音樂盛宴
評1997台北齊瑪曼鋼琴獨奏會

◎黃哲嶔
原刊載於《表演藝術》雜誌,1997年9月,第57期,第74 頁


  就在股市大漲即將邁向九千點大關、就在七月一日大學聯考在即學生無暇聽音樂會之時、修憲議題吵翻天之際,也就在古典音樂唱片市場正處於低迷的時刻,素有「魯賓斯坦的金釦子傳人」之稱的波蘭籍鋼琴家齊瑪曼來到了台灣舉行了他在台首度的音樂會。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自六年多前,便開始試圖邀請齊瑪曼來台演出,怎奈他堅持一年只安排四十五至五十場的演出,直到今年才成行,對於許多喜愛他的樂迷可說是喜出望外的好消息。儘管齊瑪曼來台的路途漫漫,再加上外在環境紛紛擾擾,卻在沒有太多的宣傳造勢的情況之下,這一次的音樂會竟然能夠達到九成以上的滿座,令人感到齊瑪曼的魅力確實驚人。從音樂會結束之後,散場的人群湧向音樂廳的側門,只為了求得齊瑪曼的一紙簽名,熱情的人潮竟然可以由門口排到信義路的馬路上,其熱烈盛況可以想見。
  六月二十八日齊瑪曼安排了海頓、貝多芬與舒伯特三人的奏鳴曲各一首,與之前他在日本演出的曲目相同。這一晚他一襲深黑色的燕尾禮服,滿臉的落腮鬍,就如同近年來在唱片上所見到的一般。音樂會開始,他便以自信的步伐迎向鋼琴快速走去。向觀眾鞠躬之後,不假思索地便開始演奏。
  音樂會上半場安排的第一首作品為海頓的「降E大調鋼琴奏鳴曲,Hob.XVI: 49」。這首有如海頓情書一般的作品,齊瑪曼以流暢優美的運指,彈出了他理想中的海頓。不但音樂如此,他的演奏神情亦復如此。所有音樂的節奏、音符與音響似乎都在全能的意志掌控下。首先以愉悅的古典風格彈出了第一樂章,第二樂章則是具有浪漫色彩與戲劇性的「如歌的行板」,接下來以典雅的觸鍵演奏「輪旋曲」的第三樂章。齊瑪曼的演奏技巧毫無窒礙,不但能陶醉在自我建構的音樂世界中,更能帶領樂迷進入他的世界。
  上半場第二首演奏的是貝多芬「E大調第30號鋼琴奏鳴曲,作品109」。齊瑪曼依舊全心投入,不但掌握了樂曲的精神,更適時適度地發揮個人特質與情感。如果說音樂的目的是要帶給人愉悅的心情,則齊瑪曼顯然已經達到他所想要的目標。第一樂章齊瑪曼以優雅卻又激情內韞的觸鍵自信地演奏,到了中段則轉強攻堅,速度極快,技巧卻絲毫無差。為了緩和一下情緒,第一與第二樂章之間,暫停的時間稍長,卻因為第一樂章的餘韻未完,留下許多令人想像的空間。第二樂章舒緩而滿足,音色的對比處理極佳,即使在最微弱的樂段也能將一小節中的音符做音色的變化處理。第三樂章顯然是齊瑪曼最陶醉的樂段,多次悠然地往上望去,不知是為否音樂廳中的音樂繆斯(muse)正向他召喚?整體而言他對於樂曲結構、樂句的收尾,以及音符的節拍掌握十分精準,完全是大師典範。
  下半場只安排了一首作品,也是今天音樂會的重頭戲:舒伯特的A大調鋼琴奏鳴曲,遺作,D959。齊瑪曼依舊是十分陶醉的模樣,尤其是在樂句以及段落之間的留白處理,讓樂曲更有韻味。首先第一樂章是愉悅昂揚的奏鳴曲式,第二樂章開頭響起的起個音符,齊瑪曼彈出了有如笛聲的音色,如果這個樂章被稱為「陰森的船歌」是正確的,那麼這幾聲笛聲,便是催命的笛音了。這首作品在舒伯特逝世不到兩個月前完成,顯然他已經預知了生命。齊瑪曼的在此頻頻切換踏辦,做多重的音色處理,卻沒有任何音色轉換上的不適感。而這個樂章的情緒由開始的悲傷,到後來的驚濤駭浪,齊瑪曼的處理依舊得十分流暢而順理成章。在第三樂章,舒伯特作品中的歌唱性在齊瑪曼的指尖獲得了徹底的展現,浪漫的情緒也獲得完全的釋放。在樂曲結束時齊瑪曼本人也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可見他本人的投入程度,自然也感染到了台下的聽眾。
  當天晚上音樂廳現場的燈光較往常暗了一些,而且音色似乎在齊瑪刻意的調整之下,鋼琴的音色顯然瘖暗了些。但這些顯然不是聽眾所關心的議題,他們對於齊瑪曼的喜愛表現在不斷的鼓掌聲與安可聲,齊瑪曼自然很禮貌也很很愉快地演奏了三首安可曲,包括了,齊瑪諾夫斯基(Karol Szymanowski, 1882-1937)的第一號前奏曲,作品1-1、蕭邦的馬祖卡舞曲,作品6-2以及62-3。
  綜觀齊瑪曼的音樂會,便如同一場完美的音樂盛宴:以海頓的作品為開胃菜,而貝多芬則為前菜,主菜當然是舒伯特,而三首小巧的安可曲,則成了美味的飯後甜點。顯然當天晚上大家都很愉快,賓主盡歡,大家都吃(聽)得很愉快,顯然是近期國內音樂會中最成功的一場演出。

1997年09月份,第57期《表演藝術》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