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2006

達文西密碼

達文西密碼
2004/11/08

  看完了《達文西密碼》。真是精彩,令人欲罷不能!只是我會希望它會有更驚人、更精彩的結局,不管這個結局是虛構或是真實的,因為它是小說。書中關於偵探、懸疑的部份或許並無新意,不過能將西方基督信仰的文化、歷史與藝術結合在一起,確實有它過人之處。這是一本喜歡藝術、文學、音樂的朋友都不應該錯過書!


Anonymous said...

五年前
駐足巴黎半個多日子
就是不著玫瑰線
只聽見裡頭與綠島的牽引線
在低吟

MASS

3:28 下午

Anonymous said...

節錄.......還原神秘玫瑰線歷史身份。「解碼達文西」節目中記錄「達文西密碼」這本小說對世界各地所引發的驚人影響力,除了參觀羅浮宮的達文西畫作「最後的晚餐」外,每年有兩萬五千名小說迷、遊客湧進聖許畢斯教堂,爭睹地板上的標線,也就是書中所說的神祕玫瑰線。 然而標線上面清楚標示著始於一七四三年,並非丹布朗宣稱的古老遺跡,這個裝置在教堂初建時已設立,是讓神父計算復活節日期的裝置。試圖尋找這條神祕玫瑰線的人最後來到倫敦北方四百哩遠的羅絲林禮拜堂,想親自查看錫安會是否將耶穌和抹大拉的馬利亞血脈的祕密藏在此,許多被小說情節說服的讀者開始捍衛維護這本書,將書的內容當成史實紀錄。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台北五日電)

6:34 下午

Anonymous said...

玫瑰線(ligne de la Rose)本初子午線(經線零度,通過格林威治)

6:35 下午

Anonymous said...

玫瑰線

張燕燕

《達·芬奇口令》裏的玫瑰線真是比倫敦格林威治線還早的世界上第一條零度經線嗎?
人們從小說或電影裏挑選資訊作事實而記在心中,那是天性。小說《達·芬奇口令》的超級暢銷,搞得巴黎聖敘爾皮斯教堂擠滿了遊客,人手一冊,尋找玫瑰線和基石。應接不暇的神父索性立起一牌:“找玫瑰線,這條便是;找基石,這裡沒有!”

何謂玫瑰線?玫瑰線的說法源於歐洲海圖,在中世紀的航海地圖上,並沒有經緯線,而是一些從有序分佈的中心內向外輻射的互相交叉的直線方向線或稱羅盤線,希臘神話裏的各路風神被精心描繪在那裏,作為方向的記號。所以在哥倫布探險隊中的西班牙水手,想到方向的時候,並不是羅盤方位上的幾度幾度,而是losvientos,風;葡萄牙水手則稱他們的羅盤盤面為rosedosventor,風的玫瑰。水手們根據太陽的位置估計風向,再與“風玫瑰”對比找出航向。玫瑰線,指引方向。

《達·芬奇口令》裏的玫瑰線真是比倫敦格林威治線還早的世界上第一條零度經線嗎?也是也不是。巴黎子午線的確是比倫敦格林威治天文臺的經線還要早的零度經線,而且直到1911年,法國出版的地圖上經線的基準還是通過巴黎的零度經線,不過它並不是世界上第一條作為經線基準的零度經線。

第一個明確提出了經緯度理論的人是古希臘學者托勒密,最早的本初子午線出現在15世紀出版的托勒密的世界地圖上,定在了當時人們心中的世界起點,現大西洋中非洲西北海岸附近的加那利群島,這也是最早東、西方稱謂的由來。

不像緯線有赤道,所有的經線皆相同,人們可以選擇通過地球上任何一點的經線作為起始線。於是,在過去的許多年裏,每個國家出版的地圖所用經度皆是由自己的起始經線進行推算,而航海家們的航海地圖上又往往是採用某一航線的出發點作為起算點。巴黎零度經線的設立的確比格林威治線要早,不過無論是巴黎線還是格林威治線,這零度經線的劃定都是主觀的劃定。

1569年,墨卡托發明了航海圖沿用至今的投影,不過其繪有經緯網的世界地圖30年後才得以出版,零度經線設在大西洋上的亞速爾群島。當時的亞速爾群島、加那利群島、佛得角群島都是臨接大西洋的主要航路。那時英國所使用的航海圖,零度經線也設在亞速爾群島,1676年改為倫敦,最初定點在聖·保羅大教堂,後定點在格林威治天文臺。在法國,紅衣主教里舍利厄1634年選中了通過加那利群島最西邊的耶魯島的經線作為零度經線,1667年巴黎天文臺建立,零度經線改為巴黎。17世紀的荷蘭地圖上,零度經線是阿姆斯特丹威斯特教堂的南北軸。西班牙以西、葡分界的教皇子午線為零度經線。意大利地圖上使用的零度經線位於羅馬。在中國,清康熙48年,清政府確定了京城中軸線為零度經線。

當精確測定經度成為了航海的關鍵問題後,1675年,英國在倫敦附近建立了格林威治天文臺,並第一個研究出了簡易測定航海中船舶方位的方法。1767年,根據格林威治天文臺提供的數據繪製的英國航海歷出版,這份航海歷上的零度經線就是通過格林威治天文臺的經線。這個時候的英國,已是頭號海上強國。

1850年,美國政府決定在航海圖中採用格林威治子午線取代通過華盛頓的零度經線作為本初子午線。1853年,俄國海軍宣佈不再使用普爾可夫天文臺(今列寧格勒附近)的零度經線編制航海歷,而採用以格林威治為本初子午線的航海歷。到了1883年,可以說除了法國編制的地圖,其餘國家的地圖幾乎都是採用格林威治經線作為了零度經線。

1884年,國際子午線會議在美國華盛頓召開,通過決議把經過格林威治的經線正式確定為零度經線、世界時間計量和經度計量的標準子午線———“本初子午線”。不過法國人並不服氣這個決議,便在自己國家發行的地圖上,仍將本初子午線定在首都巴黎,直到1911年後才改為格林威治線。可見,對於事實,大家並不一定有共識,依賴自己的觀點而定。從古至今,我們更容易接受的是那些提供了一個視角去看待事物的傳奇與故事,很有趣,這也是我們的天性。

《文匯報》2005年6月14日

6:37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