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7/2006

與馬友友的首次接觸

談馬友友的魅力

◎黃哲嶔
發表於《表演藝術雜誌 60期/1997年12月號,第68頁

  這次為慶祝國立中正文化中心成立十週年慶所舉辦的「'97國際巨星音樂節」,筆者有幸參與了音樂會前的兩項活動:一是10/15於台北的「新舞台」舉辦,由馬友友主持的講習會,二是10/16由馬友友、林昭亮以及布朗夫曼演奏《貝多芬:三重協奏曲》的彩排。由於這兩次的機緣,讓筆者對一向有「中國人的驕傲」之稱的當代大提琴家——馬友友,有了全盤修正的觀感。
  以往欣賞馬友友的錄音作品,總是沒有特別的感覺,因為筆者完全透過錄音來認識他。畢竟錄音是死的,只有人才是活的,縱然錄音可以反覆重聽上百萬次,但是所能獲得的感動大概只有一種。然而當你親自見到本人,哪怕是遠遠地望著,馬友友認真的神情且極為可親的態度,都深刻地讓人留下難忘的印記。
  以馬友友目前在國際上的地位竟然絲毫沒有一點傲氣。講座一開始,他便以輕鬆的態度引領每一個人進入大提琴音樂迷人的天地。他的個人魅力絕對不只是可以聽見的過人演奏技巧或是高超詮釋功力,更在於是他可以見到的親和力與幽默的態度,相信這絕對是在唱片或是正式的音樂會上看不到也聽不到的。10/15的大師講座共有三位學生接受指導,馬友友都能夠針對學生的優劣分別加以讚美與指正,相信這些學生必定十分慶幸能夠親炙馬友友的風範,就連在台下的筆者我也感覺收獲不少。
  馬友友總是有辦法讓全場的焦點完全集中在他的身上,而這也反應在他對學生的指導上。他要求學生不要只是拼命地大聲演奏給別人聽,而是要用優美的琴音將別人吸引過來。這個道理雖然很簡單,但是大部分的演奏家都做不到,馬友友卻能夠輕易地達成。學生的琴到了他的手上,硬是比他們多了一分漫妙與灑脫以及深深的吸引力。同時他也要求學生不要老是低著頭只顧著拉琴,也應該要抬起頭來看著聽眾,因為透過眼神的交流,更容易將音樂的內涵傳達給所有的聽眾。重點是演奏者不應該只是將音符丟給聽眾,應該是將夾藏在音符之間的故事唱出來。也因此馬友友能夠隨時唱作俱佳地將他對音樂的感覺哼唱給學生們聽,更表示他經常在家裡用唱歌來練琴,而不只是拉琴而已。
  最令人難忘的是10/16早晨筆者9點鐘便在音樂廳警衛室門口等待進場欣賞貝多芬《三重協奏曲》的彩排,馬友友、林昭亮、布朗夫曼以及一些隨行的人員一起進場,卻只有馬友友一人向著在門口等待的筆者以及經紀公司的人員打招呼,雖然我們彼此並不認識,但是對於不相識的陌生人,他卻依舊能夠以親切的態度來面對,這樣短暫接觸著實讓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彩排時,三位主奏者之中,依舊是馬友友最吸引眾人的目光。很幸運地,這一次可以聽到前兩個樂章較完整的排練,馬友友完全以背譜演奏,自在優游於貝多芬波瀾壯闊的音樂天地裡。而他決不自溺於自己的演奏中,同時也隨時注意同伴的演奏神情,與他們密切配合。更重要的是他將演奏視為一件愉悅的事,永遠將真誠可掬的笑容掛在臉上,讓周遭的人們也同樣感染他的好心情。
  或許以目前馬友友的狀況還只能稱之為「大提琴巨星」,還不足以稱為的大師,但我們有理由相信應該在不久的未來將可以步入大師之林,甚且成為最偉大的大提琴家,若果真如此,那將會是你我,以及許多中國人共同的榮耀。











表演藝術雜誌 60期/1997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