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2012

震撼擊弦

  2012年的農曆春節有些不一樣,一半的時間花在與許久不見的朋友談天,以及聽音樂與閱讀上渡過。重新拾回對音樂與閱讀的感動,對我來說是一件意義重大的事情。

  這些年來,因為年紀與心境的變化,已經很少有耐心聽完一整部古典音樂作品了。初一與友人在家聽音樂,雖說剛修好的音響依舊狀況不斷,但有幸聽到Sokolov的布拉姆斯鋼琴奏鳴曲,卻讓我的心境產生了不一樣的變化。



  Sokolov不喜歡在錄音室錄音,因此他的唱片大多是音樂會現場錄音,這張布拉姆斯作品的錄音也不例外。

  因為我的CD唱盤故障,播放時只聽到了一半的曲目,也就是只聽了布拉姆斯第三號鋼琴奏鳴曲的五個樂章中的後四個樂章,但僅僅這四個樂章的音樂演奏,就已經讓我震撼不已。除了布拉姆斯作品本身的魅力,Sokolov的演奏功力與錄音的效果,都為這張唱片加分不少。除了以「震撼」來形容之外,我實在找不出其他形容詞來形容自己的心境。不過聽完之後,所造成的虛脫感,卻讓我必須要聽一些輕鬆的爵士樂來緩和情緒。

  Sokolov認為:「這種『因為我今天感到疲倦,所以到音樂廳休息一下』的想法是絕對錯誤的,聽音樂會是一種要花強烈心思去感受的活動,所以一場音樂會對台上的演奏者與台下的欣賞者而言,都同樣是件艱難的任務。」而這份布拉姆斯鋼琴奏鳴曲的錄音,同樣也需要專注的心思去感受。專心聽完之後,雖然心裡的壓力沈重,甚至可以用「虛脫」來形容,但卻也讓我找到了一份感動:一份對於自己竟然還存在著對音樂感受力的感動。

  這些改變,該感謝的是我的朋友、沒修好的雷射唱盤、農曆新年,以及Sokol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