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2009

我的,美味關係 - Julie & Julia

  經過三星期沒停的雨,星期五天氣終於放晴。下午請假跟朋友一起去看了電影。原本打算看蔡明亮的「臉」,只不過西門町絕色電影院的上映時間只有晚上十點多的場次,所以臨時改到京華城的喜滿客看剛上檔的《美味關係》(Julie & Julia)。朋友用他的荷蘭銀行信用卡購票,兩個人只要三百元,而且還附贈飲料與爆米花,實在太便宜了。

  在這部新的《美味關係》裡,講述了兩個與烹飪有關的故事,而且還有世代傳承的意味。同時也觸及親情與愛情等人際關係。也讓我回想到另外一部也是有關烹飪的電影:《芭比的盛宴》 (Babette's Feast) ,電影裡對美食專注的熱情,讓人感動。之後努力在腦海中搜尋有關美食的電影,出現的則是《廚師大盜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 (Cook, The Thief, His Wife & Her Lover),對於這部電影已經的內容已經模糊了,但電影的視覺印象卻是十分強烈,電影中深邃的豔紅色,以及一具具屠宰的動物肉體,印象還很清晰。看完電影,也另外燃起了我對美食電影的興趣,或許該找一找相關的電影來看看。
  一些與烹飪美食有關的電影,例如:不曾在台灣上映過的港片《雙食記》,另外還有愛情喜劇《魔幻廚房》、搞笑劇《食神》,以及導演李安的《飲食男女》,而茱麗葉.畢諾許主演的《濃情巧克力》也是我很喜愛的電影。

  另外,《美味關係》中女主角Julie為了肯定自己的個人價值,而投入部落格的書寫,從2002年開始書寫她根據美國廚師Julia的食譜的做菜心得。也讓我回想想起,2000年的時候,我似乎也為了肯定自己,在網路上介紹了自己喜愛的探戈音樂,而成立了「探戈音樂台」(現在改名成「舞~探戈!Woo~Tango!」),還獲得不錯的迴響,有人找我演講,也有人想要出書,只不過我不是好名之士,自己有多少墨水也心知肚明,再加上懶惰,這幾年也很少發表新文章了。

  所謂的「美食」很難定義,若要用價錢來定義更是困難。便宜的東西也有好吃的,而我一直不想花大錢吃東西,因為吃到貴又不好吃的東西時,心裡會更嘔,就如同先前在部落格裡寫到的鳥地方鳥食一樣。所以我對食物的品味水準一直停留在「物美價廉」的階段。通常我限定自己一餐飯台幣一百元以下,好不好吃無所謂。若一餐飯超過三百塊以上,我可就會猶豫了,因為我一小時的工資不到三百元啊!
  雖然享受真正美食的機會不多,但是有幾次的經驗卻是難忘的:小時候,該是小學年代,汐止火車站旁的美食,但忘了是桂圓粥?還是鹹粥?總覺得那是味蕾中記憶的第一個美味,但甜與鹹的味道差異這麼大,竟然記不起來是哪一種了。同樣是汐止火車站,大約是國中時期,車站旁賣的紅糟鰻魚燉白菜,魚香與菜香,配上風味特殊的米酒香氣,也是我懷念的味道。十多年前在朋友家中吃過吃過的水梨、多年前在同事家喝過非常順口的Vodka、在日本喝過的冰涼清酒、幾年前在法國楓丹白露宮吃過的晚宴、第一次作青醬義大利麵,就連自己煮過的泰式酸辣義大利涼麵,也是我所懷念的味道。

  前兩天買了一個價格不菲的的義大利煮麵鍋 - Alessi Pasta Pot,目的只是企圖想要重新找回自己做菜的樂趣。之前煮義大利麵總要燒一鍋水將麵煮軟,再將麵加到醬料裡拌炒。但這個鍋子則提供了另一種煮義大利麵的方式;醬料與麵可以在同一個鍋子裡完成。據說以前義大利的農夫在田裡工作時,便適用這種方式煮麵。因為外出工作,無法帶太多水與鍋子,所以就用這種最簡便的方式來做飯。

  買這個鍋子之前,曾經試著以同樣的方式,先用家裡的鍋子煮了兩次,但總覺得效果不佳,所以才終於決定買這個鍋子,雖然買回來也煮了三次,但可能是還沒有抓到要訣,煮出來的東西並沒有驚艷的感覺。

  以往照著食譜做煮義大利麵,確實比較能夠做出好吃的東西。後來慢慢懶了,就照著自己的意志來做菜,做出來的食物僅僅只能達到可以餬口的水準。照著食譜做菜,往往要準備較多的材料,有時候食材放久了就壞掉,只好丟棄,有點暴殄天物。照自己的意志做菜的好處是比較不會浪費食材,家裡有什麼材料就煮什麼,相當方便,不過離美食的標準也就越來越遠了。畢竟不是美食家,也沒有專注研究過烹飪,所以能夠達到足以餬口的水準,畢竟是新鮮現煮的食物,我也就覺得滿意了。

  實在不想對這個鍋子做太多介紹,因為介紹越多,好像是在宣揚它的優點,更像是在為自己的敗家行徑找合理藉口。


《美味關係》推薦指數:★★★★★
《Alessi Pasta Pot》推薦指數:★★★☆☆(缺點:價格貴了些)